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亚生 > 黄亚生:枪击血案再起,共和党反控枪原罪难赎

黄亚生:枪击血案再起,共和党反控枪原罪难赎

编者按

就在国内欢度春节、情人节双节的欢乐气氛中,美国再次发生严重枪击案!这已经是半年内美国发生的第三起重大枪击事件,美国控枪问题再次引发关注。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指出,美国枪击案惨剧的频发以及控枪立法的进展缓慢,共和党需要承担全部责任。

本文经“亚生看G2”授权,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文共2580字,阅读时长约5分钟。


 据美国佛罗里达州布劳沃德县警方14日说,该县帕克兰市一所高中当天下午发生枪击案,造成17人死亡、多人受伤,嫌疑人已被抓获。嫌疑人名叫尼古拉斯·克鲁兹,年约18岁,曾在这所高中就读,作案动机尚不清楚。 枪击案发生后,白宫取消了当天下午的例行记者会,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佛罗里达州州长通了电话,并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对枪击案受害者表示慰问。 

 

 就在去年11月5日,美国得克萨斯州塞瑟兰泉镇(Sutherland Springs)的一所教堂发生枪击案,造成至少27人死亡,25人受伤。

11月5日德克萨斯枪击案案发现场

图片来源:美国ABC电视台

     

 而时间再往前倒一个月,美国时间10月1日,拉斯维加斯露天音乐节发生严重枪击事件。那次事件造成了至少59人死亡,527人受伤,是美国史上伤亡最严重的枪击事件。

     

 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发生后,我就第一时间发表了看法和分析(请查看我的微信公众号文章《黄亚生:想不挨枪子吗?别去共和党控制的州》),里面早已指出:美国枪击暴力悲剧的不断发生,共和党有着无法推脱的责任,但是这样血淋林的惨剧又一次发生了。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在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后,面对记者采访时称,“其实眼下调查还没结束呢,我觉得即使有立法层面的解决途径,现在就开始说这个也太早了点儿吧。而且我认为将这件事(拉斯维加斯枪击)政治化,非常不合时宜,以后会有合适的时间讨论的,同时 ‘税改’才是我们现在立法的优先事项。”这么避重就轻地把共和党在控枪问题上的严重过失给遮掩过去了,一个月后,美国又一次经历了惨案。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一直站在控枪的对立面上

图片来源:Huffington Post

       

 几十年来,每次发生大规模枪击案,宣称民主党“借机”将它政治化一直是共和党的惯用套路。美国很多媒体和学者都认为美国在控枪立法上的举步维艰,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有责任。然而,在我看来,这样的观点显然是不负责任的,是违背事实数据的。美国国会在控枪法案上难有作为,共和党需要承担全部责任。

      

 根据美国著名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报告,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发后,国会中有177名民主党议员在个人的脸书(facebook)动态中提及了“枪支”一词,而与之相对,国会中只有4名共和党议员在个人的脸书(facebook)动态中提及了“枪支”一词。麦康奈尔和他共和党的同僚应该向全体美国民众解释一下,为何在发生了拉斯维加斯那样如此严重的枪击案后,他们连讨论一下如何遏制美国枪支暴力蔓延的意愿都没有,社会和媒体已经对他们一再逃避控枪问题的态度忍无可忍了。

皮尤研究中心研究发现,在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后,相比共和党议员,民主党议员更多的在社交媒体上提及“控枪”一词

图片来源:皮尤研究中心

       

 可以说,美国在过去几十年里一再发生大规模枪击案,共和党都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在每一场悲剧后,共和党都会设法阻挠潜在的加强控枪的立法产生和通过。美国记者和专家在分析枪支暴力问题时,总是将美国枪支暴力问题得不到解决归咎于国会、“华盛顿建制派”或整个政治制度。这种刻意的各打五十大板的做法和假新闻没有什么区别。

 1996年,由共和党控制的国会甚至威胁说,如果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准备研究枪支暴力,就取消对它的拨款。CDC被迫放弃所有这方面的研究,直到2012年发生桑迪胡克(Sandy Hook)枪击案。美国众议院院长共和党人保罗·瑞恩(Paul Ryan)在对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发表看法时,刻意回避了枪支问题,而是将这场悲剧归结为罪犯的心理健康问题。据此,瑞恩要求国会通过共和党此前大力支持的心理健康评估制度改革。但瑞恩或许忘记了一个事实:今年2月,他的参议院共和党同僚(以及四名民主党人)投票支持撤销一条要求社会保障署(Social Security Administration)向美国犯罪背景检查系统(National Instant Criminal Background Check System)报告有精神残疾的公民姓名的法案。这条法案的废除意味着美国政府将允许精神病患者自由购买致命武器。瑞恩似乎还忘记了,共和党人一次又一次试图推翻的2010年平价医疗法(“奥巴马医保”)计划中,就包括取消心理健康项目拨款以及取消一条要求保险公司和医疗服务系统(Medicaid)提供心理健康治疗的条例。

保罗·瑞恩作为众议院议长,需要为控枪立法的缓慢进展承担责任

图片来源:Politico

 另一个证明共和党在控枪这一问题上需要负主要责任的事例是由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引起的关于“撞火枪托”的讨论。撞火枪托是一种对于枪械的改装,由于美国市面上只允许出售非自动和半自动步枪,激发很多人对“机械射击”这种违法枪械的好奇心。将半自动步枪改装成自动步枪则是违法的,但给枪加上各种外置组件却并不违法,这种情形下,撞火枪托作为一种实际上帮助枪手连续快速扣动扳机的装置,能够让枪手在手指不动的情况下实现快速连续射击,从而让人获得射击自动武器的体验。而拉斯维加斯枪击案的凶手就是使用了这一装置,因此可以在短时间内连续开火。拉斯维加斯案发后,一些共和党参议员因为表示将支持禁用这一装置而受到媒体赞扬。但不要忘了,当2013年民主党参议员戴安妮·费恩斯坦(Diane Feinstein)提出类似的禁令议案时,却遭到了共和党的一致反对。几十年来,共和党顽固不化地反对任何控枪的法案和议案,现在,共和党在禁用撞火枪托方面表现出的一丝动摇(而这只能延缓用半自动武器杀人的速度)岂能成为鼓掌的理由?

“臭名昭著”的撞火枪托

图片来源:港澳媒体

       

 平心而论,一些国会民主党人士和独立人士偶尔也会阻止控枪立法,但这里有一个根本性区别:民主党议员支持控枪是个人在一些不同事件上的立场不同;而共和党支持控枪是符合共和党的基本立场的,可以说,支持控枪是共和党的原罪,这是两党间的天壤之别。

 很多数据都可以为这个观点提供支持。据《洛杉矶时报》,2016年美国步枪协会(NRA)为选战投入了5,260万美元,其中只有265美元(是的,你没有看错,只是“265美元”)给了民主党候选人。而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在2016年这一年里,就从美国步枪协会(NRA)获得了130万美元的赞助。2012年,“独狼”枪击犯在康涅狄格州牛顿市桑迪胡克小学杀死了26名师生,案发后,民主党参议员乔·曼钦(Joe Manchin)提出了一项要求对所有商业枪支采购者进行背景调查的修正案。在共和党的反对下,曼钦修正案没能获得通过该修正案的最低60票支持票。在54名投票支持该法案的参议员中,只有四名是共和党人;在46名投票反对的参议员中,只有五名民主党人。的确,因为桑迪胡克案中的亚当·兰扎(Adam Lanza)、2016年奥兰多Pulse夜总会枪击案中的奥马尔·马丁(Omar Mateen)、拉斯维加斯枪击案中的史蒂芬·帕多克(Stephen Paddock)以及其他许多的杀人狂,按下了他们手中的扳机,惨案才会发生。然而,共和党议员执着地站在控枪对立面,可以说他们是这些杀手背后隐形的政治推手。

在经历过枪支暴力的家庭的陪同下,奥巴马总统宣布修正案没能通过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作为民选议员,美国国会议员肩负着民众对他们的期望。美国民众对于控枪的呼声一直很高。2016年奥兰多夜店枪击案后,美国CBS的统计,美国有57%的民众支持联邦禁止攻击性武器的使用和出售。同一时期,CNN的统计称,有大约90%的美国民众支持持枪者背景审查。一个良好运转的政府需要快速、准确地响应民众的诉求,而国会议员就承担着保障政府反映民众诉求的职能。共和党议员们一意孤行,始终站在控枪的对立面,他们显然没有履行自己作为国会议员的基本职责。

拉斯维加斯枪击案后,大批民众走上街头呼吁控枪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历史案例和数据都证明共和党是美国“控枪难”的症结所在。如果共和党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该党方针,那么拉斯维加斯的惨案注定还会在美国再次上演,佛罗里达州最新的惨案已经又一次以血的代价残酷地证明了这一点。

文: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本文由黄亚生教授个人公号“亚生看G2”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