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亚生 > 黄亚生:撕毁伊朗核协议,特朗普是千古罪人

黄亚生:撕毁伊朗核协议,特朗普是千古罪人

编者按:
不顾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挽留,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从而让伊朗危机再现不确定因素。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认为, 伊核协议具有国际效力,一直运作良好,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的主要动机,仅仅是为了抹黑和抹杀前总统奥巴马的政治遗产,为此,他不惜破坏和平进程,瓦解美国的欧洲联盟。他必将因此成为千古罪人。

美国时间5月8日下午,特朗普正式宣布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并表示美国将重新启动对伊朗的制裁计划。该协议是于2015年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签订的,在联合国安理会上获得五个常任理事国的一致通过。根据该协议,伊朗同意在2015年之后的十年内限制核计划的发展,以换取联合国解除对其长期以来的制裁。
 
特朗普2016年当选后,多次强调伊朗核协议是一个“糟糕的协定”,要求美国国会和欧洲国家修改协议条款,并扬言要退出“协议”。国际社会做出了大量努力挽救这个一直执行很好的协议。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最近相继访美,试图说服特朗普和美国留在伊朗核协议。马克龙的观点“伊核核协议确实不完美,但没有比这更好的了,我们没有B计划” 是国际社会的一个共识。
 
伊朗也表示了强硬的态度。伊朗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早前在接受美国CBS采访时,称一旦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伊朗将会重启受协议约束的核项目,推进速度将比以前“快得多”。
 
特朗普如今不顾多方反对,毅然退出伊朗核协议。一时间,中东局势再度升温,伊朗核问题前景再次变得扑朔迷离。
 
去年12月在特朗普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后, 我在《黄亚生:我们或将面临国际和平的“至暗时刻”》一文指出特朗普也许会刻意制造国际社会动乱以扭转自己在国内政治和法律方面的负面形象。可以说如今,我们又在面临一个特朗普的至暗时刻。
 
伊朗核协议一直执行良好
 
特朗普和他的盟友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都坚持认为伊朗没有真正执行伊朗核协议。但是,实际上,没有任何证据支持他们这个判断。伊朗核协议从2015年到现在,虽历经波折,但整体执行效果是很好的。
 
 
2015年通过的伊朗核协议是一份七国间的多边协议,并且受到联合国安理会的认可 。协议谈判成功后仅一周,安理会即通过2231号决议,认可伊朗核协议。因此,伊朗核协议是一份受到国际社会广泛认可的有约束力的协议。
 
根据协议,负责监督伊朗履行义务的机构是国际原子能机构。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2017年8月发布的最新监督报告显示,伊朗核项目各参数均低于协议规定,如离心机总数未超过协议规定的上限6104台,铀浓缩丰度未超过3.67%,且存量为88.4公斤(上限为300公斤),重水库存为110吨(上限为130吨)。不仅如此,国际原子能机构总干事天野之弥多次公开表示伊朗切实遵守了核协议下的各项义务。
 
退出伊核协议将导致严重后果
 
特朗普经常宣称他作为成功的商人,是个谈判的高手。这句话里有两个谎言。一个是特朗普是成功的商人,还有一个是他是谈判高手。姑且先不去评判特朗普在从商期间的谈判能力和成果,在面临伊朗核问题上,特朗普根本不知道谈判的难度和可操作性。
 
伊核问题的谈判从2002年就开始了,其间历经了无数次各个级别的谈判。在2015年伊朗核协议出炉前,达成的临时性协议就有三个,分别是2003年德黑兰宣言、2004年巴黎协定和2013年底的日内瓦临时协议。直到2015年4月,相关方才终于达成框架协议。随后各方展开细节磋商,谈判多次延长,终于在7月14日达成全面协议。漫长的谈判中集结了各国核、贸易、制裁、法律等领域的顶尖专家。
 
伊朗核协议的漫长谈判过程不仅仅体现了伊朗核问题的复杂性,更体现了伊朗核协议是历经多次商讨、权衡后,多方妥协下的最优结果。特朗普任性的退出协议,直接抛弃了这一最优解决方案。而显然,重新谈判想要达成协议的难度只可能比之前更高,而且是高得多。
 
更为重要的是,美国的欧洲盟友,英国、德国和法国都已经表示,即使美国撤出,他们也无意退出该协议。再加上伊朗外长早前的威胁言论,欧洲诸国更有可能选择安抚伊朗情绪,留在伊朗核协议。早在三月份,《华盛顿邮报》就发文称,若美国及其欧洲盟友无法达成妥协,大西洋两岸将迎来数十年来“最严重的断裂”。而特朗普在马克龙和默克尔先后亲自登门劝阻之后,依然一意孤行,退出了协议,很有可能导致美国和其欧洲盟友在伊朗问题上产生分裂。而失去了欧洲的支持,特朗普在伊朗谈判上显然就失去了重要的盟友。同时,特朗普任性的退出,会让国际社会认为美国的任何协议都是可以随意撕毁的,会大大降低国际社会对于美国的的信任程度。特朗普想要以一己之力和伊朗重新进行谈判,甚至是要求伊朗做出妥协和让步,谈判结局会和他经商的结局是一样的:破产和失败。
 
 
特朗普恐会重蹈小布什朝鲜覆辙
 
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很有可能使得美国和国际社会重蹈小布什退出美朝《框架协议》的覆辙。1994年10月,时任总统克林顿与朝鲜签订了《框架协议》。根据协议,朝鲜同意停止建造美国认为将会用来生产核弹燃料的两座核反应堆。这项协议阻止了朝鲜退出《核不扩散条约》,缓和了朝鲜半岛上当时的紧张局势。
 
在朝鲜1998年开始了弹道导弹试射后,克林顿政府曾试图扩大《框架协议》的范围。然而,随着共和党总统小布什的上台,这样的努力和谈判不得不终止。 据美国前国务院官员温迪·谢尔曼(Wendy Sherman)描述,这些谈判离更广泛的协议“只有一步之遥”。
 
小布什上台后,多次公开批评克林顿的《框架协议》为“糟糕的协议”。小布什在收到中情局关于朝鲜可能在进行铀浓缩试验的报告后,没有选择正面要求朝鲜根据《框架协议》终止试验,而是选择直接退出了《框架协议》。时任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后来表示,他和很多共和党政客早就希望废除《框架协议》了。他们把中情局的秘密报告当做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框架协议》化为泡影后,朝鲜半岛局势再度紧张起来。此后,小布什试图通过六方会谈,重新和朝鲜谈判,但直到他卸任前,六方会谈都没能达成实际共识。朝鲜半岛最近的紧张局势的根源是因为小布什撕毁《框架协议》。
 
 
特朗普多倍定律
 
我曾经提出一个“特朗普多倍定律”。就是不管你把特朗普想的多坏,他肯定比你想的还要坏。
 
基本上是出于种族动机,可以说特朗普终极目标只有一个:推翻奥巴马的政绩。特朗普简单的脑子里就是这么一种逻辑:只要奥巴马支持的,我就反对,只要奥巴马反对的,我就支持。
 
早在特朗普竞选总统前,他就在2011年3月向媒体表示,希望奥巴马能展示他出生地的证明,质疑奥巴马的美国公民身份。而在当选后,特朗普更是公开宣称奥巴马曾经窃听自己的电话。这当然是没有任何事实根据的。特朗普的言论受到了美国前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的反击,表示其愿意为奥巴马总统担保,联邦调查局从未接到监督特朗普大厦的秘密指令。
 
 
在面对伊朗核协议问题上,特朗普多次表示,奥巴马是伊核谈判的大输家。这也是没有任何根据的。伊朗核协议是一个国际协议,是七个国家签订的,是受到美国军方和以色列军方一致支持的。 
 
有初步的证据表明特朗普在伊朗核协议问题上甚至想对奥巴马进行人身攻击。根据英国《卫报》5月6日的报道,特朗普团队雇佣以色列民间情报组织,通过向奥巴马时期参与谈判伊朗核协议的重要官员“泼脏水”的方式,来抹黑这项协议,让美国更有借口退出。根据报道,特朗普团队成员去年联系了以色列的民间调查成员,要求对方挖掘奥巴马国家安全顾问本·罗兹( Ben Rhodes)和奥巴马副助理科林·卡尔(Colin Kahl)的历史“黑料”。曾参与伊朗核谈判的前英国外交大臣杰克·斯卓(Jack Straw)说:“从这些指控能看出,特朗普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真的是不惜一切手段。没能直接抹黑这项协议,就往相关人士身上‘泼脏水’。”
 
在特朗普看来,伊朗核协议和奥巴马的医保法案一样,都是奥巴马最为重要的政治遗产。而特朗普在入主白宫后,想要竭尽全力抹除奥巴马的政治遗产。不能排除在一件事关国际社会和平这么大的一件事上,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的决定,有很大程度是源自其对于奥巴马的个人负面情感。
 
不管你把特朗普想的多坏,他肯定比你想的还要坏。
 
结语
 
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后,美国和国际社会将不得不面临和小布什破坏朝美《框架协议》后一样的后果。中东局势很有可能将会面临新一轮的动荡,同时,即将开展的美朝谈判也会因此蒙上一层阴影。
 
特朗普是个千古罪人。
 
文 | 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本文由“亚生看G2”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