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亚生 > 黄亚生:特朗普该不该获诺贝尔和平奖?

黄亚生:特朗普该不该获诺贝尔和平奖?

编者按:5月10日凌晨,美国迎回了三名被朝鲜政府长期关押的美国公民。就在同一天,特朗普宣布将于6月12日在新加坡与金正恩进行会谈。看起来,朝鲜半岛核危机正在逐渐缓和。很多媒体和美国政客甚至表示特朗普应该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然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随着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以色列与伊朗已经交替进行了三轮火箭弹与空袭行动,英国广播公司(BBC)随后刊登题为《以色列伊朗处战争临界点,伊核危机后果开始显现》的文章,表达了对中东局势的担忧。而5月14日美国正式将驻以色列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至了耶路撒冷,更是再次为中东地区的稳定和平添加了不确定因素。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指出,特朗普在解决朝鲜半岛核危机上取得的成就是“误打误撞”的成功。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现在还在通过其种种危险的决定威胁着世界的和平与秩序。因此,特朗普没有理由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

4月27日,朝韩领导人金正恩和文在寅在韩朝边境板门店韩方一侧的“和平之家”举行历史性会谈, 签署并发表《为促进朝鲜半岛和平、繁荣、统一的板门店宣言》(以下简称《板门店宣言》)。《板门店宣言》表示“两位领导人向八千万同胞和全人类庄严宣布,朝鲜半岛已经开启新的和平时代,不会再有战争。”而在面对朝鲜核试验这一热点话题上,《板门店宣言》也明确表示“韩朝确认通过完全弃核实现半岛无核化的共同目标。”
 
韩国文在寅总统早在今年一月韩国和朝鲜达成在边境会谈协议时就表示,“很多功劳应该归于特朗普总统,我要表达我的感激之情。”而在会谈之后,文在寅更是公开表示,应该把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特朗普。一时间,关于授予特朗普诺贝尔奖的讨论热度骤升。而就在文在寅发表特朗普应获诺奖的言论后不久,在印第安纳州共和党众议员卢克·梅瑟尔(Luke Messer)的带领下,十八名共和党人签署了一封联名信送至诺贝尔委员会,推选美国总统特朗普为2019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信中指出,“自上任以来,特朗普总统持续向朝鲜 ‘极限施压’(Maximum pressure),并促使其放弃核武,为地区带来了和平,我们认为没人比特朗普总统更值得获奖。”当5月10日特朗普迎回三名被朝鲜长期扣押的美国公民后,很多美国媒体更是夸奖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取得了之前总统都没有做到的成就。诚然,三名长期被朝鲜扣押的美国公民可以回家令人欣喜,但实际上,在2014年,奥巴马总统也通过外交斡旋的手段,迎回了当时被扣在朝鲜的三名美国公民。
 
当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最后结局是什么,但是如果朝鲜半岛在未来真的实现了半岛无核化和“永无战争,和平共荣”,这将是是冷战之后国际社会取得的最重要成就。
 
但是即使美国在促使韩国和朝鲜进行双边对话的过程中功不可没,这也不能构成特朗普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理由。另外我还要更进一步强调,如果现在美国总统不是特朗普,而是任何另外一个人,那么这个人就应该因为推动半岛无核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在展开观点之前,我有必要澄清一点,这篇文章讨论的是特朗普应不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而不是预测他会不会获得。我无意预测今年诺贝尔奖的结果,我只是从特朗普对于美国乃至世界和平整体局势影响的角度来讨论他应不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可能发生的“历史”
 
历史是残酷的,我们只能知道已经发生的历史,而不能知道可能发生的历史。
 
如果是特朗普的强硬政策使得朝鲜问题上取得了进展,那我们有必要说明,实际上如果2016年胜选的是获得美国选民多数票的民主党的希拉里,她也会对朝鲜采取强硬措施,推动朝鲜半岛无核化。
 
 
希拉里是民主党内有名的鹰派。早在担任奥巴马政府国务卿期间,她就在外交政策上显示了其比较强硬的作风和立场。我们可以通过《纽约时报》2016年的一篇题为“希拉里是如何变成鹰派政客的”的文章了解希拉里外交上的思路和风格。文章作者马克·兰德勒描述说,当2009年奥巴马的幕僚建议美国政府对俄罗斯进行一些“象征性”的妥协以换取缓和两国关系的机会时,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就明确表示了反对,她的理由是这种“象征”性的行动是徒劳无功的。时任国防部长共和党人罗伯特·盖茨在听了希拉里的对俄立场后,向马克·兰德勒表示,他同意希拉里是个强硬派的判断 。2010年朝鲜击沉韩国军舰“天安号”后,白宫和五角大楼内对于如何回应犹疑不决。而希拉里则是坚定的主张将军舰开到中朝之间的黄海海域,对朝鲜进行威慑,足见希拉里敢于和朝鲜正面对抗的态度。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在解决朝鲜危机问题上,希拉里的丈夫,民主党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是实实在在有所建树的。1993年,美朝之间关系一度十分紧张。当时,朝鲜拒绝了一项国际原子能机构提出的特别核查要求,并表达退出核不扩散条约(NPT)的意向。与此同时,朝鲜计划试验用燃料棒来提取武器级钚,而钚是核武器的关键成分。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立即作出强硬回击,表示朝鲜的潜在举动会付出战争的代价,并开始迅速调动东亚地区的美国驻军。但是不同于特朗普,克林顿是在用军事压力作为谈判的筹码,而不是一个不计后果的挑衅行为。在强硬回击的同时,克林顿迅速派遣原美国总统卡特作为大使,前往朝鲜斡旋。最终,克林顿和金正日在1994年于瑞士日内瓦签署了《框架协议》,金正日在协议中表示会遵守《国际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表态会冻结核计划。《框架协议》是克林顿任内一直奉行的对朝政策。
 
 
小布什上台后,多次公开批评克林顿的《框架协议》为“糟糕的协议”。小布什在收到中情局关于朝鲜可能在进行铀浓缩试验的报告后,没有选择正面要求朝鲜根据《框架协议》终止试验,而是选择直接退出了《框架协议》。时任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此人是现在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后来表示,他和很多共和党当人早就希望废除《框架协议》了。他们把中情局的秘密报告当做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小布什废除《框架协议》的举动直接导致朝鲜正式重启核试验,是今天美朝关系紧张的一个直接因素。
 
如果现在朝鲜半岛局势缓和的原因要归功于美国的强硬政策以及联合国去年通过的严格的经济制裁,那么,希拉里如果当选,也会实现同样的目标。
 
但这里有一个重要区别,希拉里不会像特朗普一样肆意在社交媒体用挑衅性的语言谩骂和故意刺激朝鲜领导人。特朗普曾嘲讽金正恩为“小火箭人”。今年年初,特朗普在社交媒体发出小朋友互相打闹时才会说的话。他说:“朝鲜领袖金正恩宣称,在他桌子上有核按钮。请来自粮食短缺政权的人转告他,我也有核按钮,而且比他的更大、更强,而且能用!” 
 
特朗普这种不负责的举止和挑衅的语言是有可能带来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历史上很多次战争的起因,都是因为事故和失控。在特朗普频频向金正恩挑衅的同时,朝鲜多次向日本上空发射导弹。如果有一次导弹试验没有成功,导弹落到日本的领土上,那我们今天讨论的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虽然万幸的是,第三次世界大战没有发生,但是一个曾经增加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概率的人是绝对不应该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的。对于人类来讲,如果第三次世界大战真的发生了,那将是个不可想象的灾难。任何一个蓄意增加第三次大战发生的风险的国家领导人,都应该被视为是全人类的一个危险存在。特朗普对世界和平就是这样的一个威胁。 
 
“误打误撞”的成功
 
在外交谈判中加入武力手段的威胁是理性的。这可以起到威慑作用,是外交上用来讨价还价的一种“筹码”。但是军事威胁要和谈判的空间进行有效的协调。这正是当年克林顿的策略,也是奥巴马政府对伊朗的策略。奥巴马可以达成伊朗核协议,是他巧妙的利用了盟友以色列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存在这一“筹码”。然而,这样的“筹码”的使用不应该是随意和莽撞的,是要和外交手段密切合作的。
 
特朗普的社交媒体的言论把世界无端的放在了核战争的边缘。某种程度上来讲,特朗普是个没有套路的“狂人”(No Method to His Madness)。他没有一个处理朝鲜问题的清晰和明确的思路和战略。
 
特朗普这次在朝鲜问题上取得的成功有一定的程度的“瞎猫碰上死耗子”。他是在玩俄罗斯轮盘赌,完全靠运气,他——和我们全人类——这次没有碰上左轮手枪里的子弹。一般来讲俄罗斯轮盘赌的赌博被击中的概率是1/6。也就是说一个疯子去赌博也有5/6成功的概率,但这是完全靠运气,而不是知识和战略。一个靠运气赌博成功的人是不应该获得奖励的。
 
 
奥斯卡最佳影片《阿甘正传》中,有这么一个情节:阿甘误打误撞买了苹果公司的股票,赚了大钱。而实际上,阿甘根本就不知道苹果公司是做什么的,他以为自己买的是水果公司的股票。和赌博的道理一样,我们不应该因为阿甘误打误撞投资苹果公司成功,就给他颁发一个最佳投资人的奖杯。特朗普在朝鲜问题上取得的成就也是同样的道理,这是一场阿甘的胜利。
 
 
威胁世界和地区和平
 
退一万步讲,即使我们肯定特朗普在朝鲜半岛安全问题上“误打误撞”的功劳,他也不应该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原因很简单,特朗普上任后不停的在破坏世界整体和地区的和平局势。
 
特朗普一入驻白宫就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破坏了地区自由贸易的合作框架。而在2017年6月,特朗普更是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公然破坏国际社会多年来在应对全球变暖挑战上做出的努力。美国国防部早在2015年就在一份交给国会的报告中指出,全球变暖将是未来国家安全的最大风险之一。特朗普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实质上就是等同于提高未来世界冲突和动乱的概率。
 
特朗普的政策不仅仅破坏了国际多边协作的成果,也直接威胁了地区安全。特朗普在2017年底,突然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启动将美国大使馆搬到耶路撒冷的筹备工作。特朗普这一举动,迅速使得中东局势升温。特朗普声明的当天,巴勒斯坦就和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爆发了暴力冲突。(详见我在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后发表的文章《黄亚生:我们或将面临国际和平的“至暗时刻”》)而就在5月8日下午,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并会对伊朗重启制裁。(详见我早前文章《黄亚生:撕毁伊朗核协议,特朗普是千古罪人》) 特朗普不顾欧洲盟友反对,一意孤行的做法不仅仅会进一步加剧中东局势动荡,也会使得早前取得的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进展蒙上阴影,加大之后和朝鲜谈判的难度。
 
 
总体来讲,特朗普对国际社会安全还是一个威胁净值。更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对国际和平最大的威胁是他对美国和美国民主基石的破坏。特朗普依靠谎言和腐败执政。他干涉司法独立、藐视法院、攻击新闻自由、撼动民主最基本的价值观念。可以说,特朗普已经使得美国民主陷入到了道德危机当中。 
 
诺贝尔和平奖的核心价值的取向是民主和自由。而特朗普时时刻刻都在颠覆民主。 我们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就是全世界最伟大的民主国家的民主价值观有可能因为特朗普的执政遭到永久性的挫伤。特朗普对美国民主的破坏是有溢出效应的:不光是美国人,全世界人可能都会对民主制度产生不信任、质疑甚至是放弃希望。全世界民主化的进程会因为特朗普而受到挫折。特朗普对民主的破坏来自于内部, 来自于美国总统这一强大的位置。特朗普是睡在民主身边的敌人,其对民主的颠覆超过希特勒和斯大林对民主的破坏。
 
颠覆自由贸易和民主制度将会极大提高世界局势的不稳定性。经济学和国际关系学有两个总体符合统计支持的定论:一个是自由贸易论,即贸易自由的国家没有任何经济动力和它的贸易伙伴发生战争。另外一个是民主和平论,即所有实行自由民主制度的国家,不会或极少与另一个民主国家发生战争。 特朗普对自由贸易和民主制度的破坏,将打破国家之间的稳定关系,为世界和平带来更多的变数和不确定性。
 
 
结语
 
如果朝鲜和韩国和谈能够真正取得成果,那将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而这里面当然离不开美国的努力。但是,特朗普取得的功劳和阿甘买股票取得的功劳性质上是一样的:他们成功了,但他们说不出为什么成功了。我们不应该因为特朗普今天的成功而忘记了他昨天的妄为和其还在持续的对世界局势的破坏。
 
从任何意义上讲,特朗普都没有资格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文 | 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本文由“亚生看G2”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