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亚生 > 黄亚生:中美贸易冲突结局的两条道路

黄亚生:中美贸易冲突结局的两条道路

编者按:5月19日,中美双方发表了经贸磋商联合声明,为之前一段时间的中美贸易摩擦降了温。联合声明从六个方面表达了两国愿意在贸易问题是进行合作的态度,但是现在还未有具体的合作细节落实。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表示,中美联合声明所体现出的两国的合作意愿值得肯定,但如果结局仅仅是中方增加对美国进口的订单,就不过是一个权宜之计,意义不是很大。而如果中方同意用这次贸易战作为契机调整和降低进口税,这将是一个有意义的进展,也会推动中国体制改革。

5月19日,中美双方在华盛顿就双边经贸磋商发表了联合声明。双方在联合声明中表态要加强合作,实质性削减贸易逆差并且加强知识产权领域合作。从现在的情况判断, 中美贸易冲突有可能暂时平息了下来。
 
这份联合声明体现了两国在贸易关系的务实和总体合作的态度,是一个好的进展。问题在于,如何将声明中宣称的合作精神具体的执行下来。 这个联合声明引起争议的原因正是它缺乏执行细节。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中国办公室负责人、现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爱思华·普拉萨德(Eswar Prasad)表示,联合声明的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更多是为了给两国的紧张关系降温。他指出,联合声明里没有对减少贸易逆差的具体数额做出承诺。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查尔斯·舒默也表示,这项联合声明缺乏具体细节。
 
这场贸易战的结局有两个: 一个是传统方式, 就是中国增加对美国进口,缩小两国间的贸易不平衡。 还有一个是中国将降低进口关税,这个措施不是仅仅针对美国产品。这两个结局,更有意义的是后者,因为降低关税会增加中国经济的竞争性,会直接改善消费者福利。
 
订单模式为什么失效?
 
特朗普要求中国减少对美国的贸易盈余。有一个数字是2000亿美元。但在联合声明里没有这个承诺。 
 
过去中国在解决中美直接的经济纠纷时也采取过订单模式。那一个政治家的姿态,但是订单模式是根本不解决实际问题的。 
 
订单模式之所以不解决问题是因为它没有触及中美贸易不平衡的本质问题。中美贸易不平衡主要是因为中国是一个生产型的经济,而美国是个消费型经济。中国的储蓄率很高,而且还在升高。但美国的储蓄率很低,而且因为共和党的减税政策,美国的储蓄率还会进一步降低。
 
这是两个国家贸易不平衡的最主要的原因,也就是说如果美国和中国的逆差减少,它肯定要对其他国家的逆差增加。在不改变经济结构的前提下,中国减少对美国的逆差就一定意味着其他国家增加对美国的逆差。反之,对中国也是一样。如果中国通过增加订单解决和美国的贸易争端,那就意味着中国会和其他国家增加它们的贸易争端。订单模式是一个拆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
 
有一种说法是中美贸易不平衡是因为美国对中国有技术出口管控。这个说法没什么道理。 首先相对于中美贸易赤字来讲,被管控的产品的价值不过是中美贸易赤字的一个零头。第二, 中国和许多国家都有贸易盈余,不光是与美国之间。从美国方面来讲,美国和很多没有技术出口控制也有贸易逆差,比如日本和德国。
 
降低关税意义更大
 
如果中方同意用这次贸易战作为契机调整和降低进口税,这将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进展,也会帮助中国体制改革。首先关税对任何国家来讲是一个消费税, 它是遏制消费的。遏制消费的结果就是强制储蓄,增加储蓄率。另外中国的整个金融体系是为生产者服务的,而不是为消费者服务的。遏制消费和高储蓄率就会造成过剩经济和巨大的出口压力。这就是对中国经济现状的一个可能过于简单化的描述。
 
降低关税会鼓励消费,推动中国经济从生产性经济过渡到消费性的经济。另外降低关税所引发的消费和订单所引发的消费的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中国的订单都是政府和国家企业的行为,而降低关税所形成的消费更多的是消费者和市场的行为。这也是中国经济应该发展的方向。
 
另外,降低关税还会提高中国经济的竞争水平。目前,中国很多企业,如很多汽车合资企业,是根本不应该存在的。它们的盈利完全是靠着关税保护。降低关税会增加竞争,通过市场机制,实现企业间的优胜劣汰。
 
结语
 
现在,我们还不完全了解中美的贸易战最终结局是什么。
 
但我希望这次不要重复以前的做法,又是由政府组织的采购订单。中国应该大幅度地降低关税,增加中国消费者的福利和中国经济的竞争水平。这将是中美贸易战最有意义的结局。
 
文: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本文由“亚生看G2”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声明:本文不是学术论文,在表述和数据引用方面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误差。欢迎读者指正。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