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亚生 > 黄亚生:为什么美国共和党人容易上当受骗?

黄亚生:为什么美国共和党人容易上当受骗?

编者按:美国目前一档热播的喜剧电视节目“美国是谁”向观众们展现出,美国的右翼保守派是多么的容易上当受骗。实际上,美国有多名心理学家和学者都曾通过研究指出,美国的右翼保守派更容易受骗,相信谎言。学者们指出,右翼保守派崇拜权威,并且不善于自我反省。而左翼自由派的思维方式则恰恰相反。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表示,“我多年一直认为真正的‘文明冲突’不是伊斯兰和基督教的冲突,而是崇拜权威和挑战、怀疑权威这两种思维方式的两种文化的冲突。我建议读者都去看看 ‘美国是谁’, 在这个‘文明冲突’把我们毁灭之前,放松放松。”


《纽约时报》曾做过统计,特朗普在就职的最初半年里,公开说过了不下117个谎言。而且他大部分的谎言都是赤裸裸的,明目张胆的,但也很容易被戳穿的。比如特朗普曾公开表示:“奥巴马医改只覆盖了很少一部分人。”而事实上,奥巴马医改计划将美国医保覆盖人数提高了两千万。

 

但是民意调查显示,在这半年里,特朗普在共和党中的支持率非但没有下滑,反而上升了。特朗普上任500天后,获得了二战以来所有美国总统中第二高的共和党党内的支持率,高达87%。在二战以后的历任美国总统中,只有2002年的小布什因为美国受到“9·11”恐袭袭击 ,获得过比这更高的党内支持率。(布什前500天支持率为90%)

然而,特朗普很多支持者其实都是他政策的受害者。比如文章上一段中提到的医改问题,在之前文章《黄亚生: 特朗普主义制度化——奥巴马医改的“蝴蝶效应”》中,我已经谈到了低收入的蓝领白人群体作为特朗普的主要支持团体,直到特朗普取消“奥巴马医保”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医保是“奥巴马医保”政策的一部分。美国媒体VOX曾在2017年采访了肯塔基州的“奥巴马医保”政策受益者,并撰文《他们曾投票给特朗普,但他们现在后悔了》,文章中记者采访了多名肯塔基州在2016年大选时把选票投给特朗普的“奥巴马医保”政策受益者。

 

这里产生一个问题, 是不是美国共和党人容易上当受骗?是不是右翼保守派更容易接受或是相信虚假的信息?

 

美国心理学家已经做过研究,因为心理特征的不同,相比左翼自由派,右翼保守派更容易受到虚假信息的欺骗。根据 2015年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4%的共和党选民认为当时的总统奥巴马是穆斯林。他们不仅仅容易相信假的政治信息,对于普通科学常识,他们也缺乏理解力。根据美国著名统计机构皮尤研究中心2014年的统计,只有43%的共和党相信人类进化论。

 

“美国是谁?”

如果我看电视的话,我一般看喜剧,因为生活中已经充满了悲剧,我不需要在银幕上再经历一次了。今年7月,英国著名喜剧演员萨莎·拜伦·科恩(Sacha Baron Cohen)在美国上线了一档名叫“美国是谁?”(“Who is America”)的非常逗笑的喜剧电视节目。在节目中,科恩依靠特效化妆,假扮成各种角色,与社会各行各业的人士进行对话。在前两期节目中,科恩成功整蛊了几名共和党议员。有意思的是科恩用同样的路数去诱骗民主党和媒体人士,但是都失败了。(也有几位共和党政治家没有受骗,包括前阿拉斯加州州长莎拉·佩林(Sarah Palin))

在第一期节目中,科恩虚构了一个叫艾兰·莫拉德(Erran Morad)的人物。艾兰·莫拉德被设定为一个以色列的反恐专家。在节目中,科恩以艾兰·莫拉德的身份采访了一名名叫拉里·普拉特(Larry Pratt)的华盛顿游说专家。普拉特是坚定的右翼保守派,共和党人士,长期反对限枪。科恩告诉普拉特,在以色列有一项枪支教育计划,旨在为四到十二岁的以色列儿童提供枪支训练,教会他们如果面对学校里发生枪击事件如何和枪手作战。

这明显是科恩编造的一个及其荒诞故事。有一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以色列对枪支有严格的管理。以色列公民必须向政府申请枪支许可,并且一份许可只能确保一把枪的合法性。也就是说,如果公民想买第二把枪,他还要为他的第二把枪重新申请许可。以色列公民甚至还必须获得许可才能出售他们的枪。事实上,枪支许可的申请难度极大,每年大约40%的申请会被拒绝。而申请枪支许可证,以色列公民必须达到21岁的最低年龄要求,而且要满足身体健康、头脑健全、没有犯罪记录,以及其他一系列严苛的条件。

 

科恩向普拉特解释为什么四岁的小孩可以成为最棒的枪手:因为他们还不懂事所以对枪支没有恐惧感。 这一切明显荒唐的说法普拉特全部信以为真,并告诉科恩愿意把他的方案介绍给国会议员,帮助科恩作为国家政策在美国推广这项教育计划。

科恩很顺利的进入国会采访了几名共和党议员和资深的共和党前议员。这些共和党政治家没有对科恩的身份和说辞产生任何怀疑。他们纷纷在镜头前公开表态支持科恩口中所谓的以色列孩童枪支教育计划,并认为美国应该在学校内推广类似的项目,教会四岁的儿童如何使用枪支。其中一个一板正经的表示支持四岁儿童持枪的项目的共和党人是特兰特·洛特(Trent Lott)。洛特在共和党内极具号召力,曾担任过参议院的多数党领袖、少数党领袖、多数党党鞭和少数党党鞭等众多重要职位。

在第二期节目中,科恩再次以艾兰·莫拉德这个以色列反恐专家的身份亮相。在这期节目中,科恩采访了一名名叫杰森·斯派西(Jason Spence)的共和党佐治亚州州议员(相当于中国地方人大代表)。 斯派西曾在佐治亚州议会提出过一项法案,要禁止公民在公众场合用衣物遮挡自己的面部。斯派西指出这项法案可以降低穆斯林极端恐怖主义活动发生的概率,因为斯派西认为穆斯林极端恐怖分子都会依靠穆斯林罩袍的掩护进行活动。

 

在节目中,科恩表示他作为反恐专家,可以教会斯派西如何自我防卫。科恩告诉斯派西ISIS恐怖分子最怕自己被别人当作同性恋。科恩表示一旦ISIS恐怖分子的屁股被另一个同性的屁股所贴近,他就会被他的同伴们当作同性恋。因此人们可以把裤子脱下,将屁股对着ISIS恐怖分子,以此来吓退ISIS恐怖分子。斯派西毫不怀疑,居然在电视镜头前直接按照科恩的要求,脱下了裤子,将屁股对着镜头练习所谓的“自我防卫技巧”。在节目播出后,斯派西不可思议的表现引起了美国社会巨大的讨论(和电视房间里的笑声)。斯派西也在七月底被迫宣布辞去州共和党议员的职务。

 

科恩在他的节目里也采访了民主党和媒体人士。在第一期节目中,科恩假扮一个极右翼民众,采访了民众党参议院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桑德斯是民主党参议院,曾与希拉里角逐2016年美国大选的民主党内提名。桑德斯在竞选期间,受到了美国年轻族群和劳工阶层的广泛支持。在节目中,科恩试图通过错误的逻辑欺骗桑德斯,但是桑德斯没有受骗,而且尖锐指出科恩的推理和逻辑错误。科恩还采访了美国著名的媒体人士,泰德·科佩尔( Ted Koppel),但是访谈进行了几分钟就被科佩尔看出了破绽,很快就结束了访谈。(但是从进行社会科学实验角度来讲,科恩应该以一个左派身份去采访左派人士。 这是节目的设置的一个缺陷。)

为什么右翼保守派这么容易受骗?

科恩的节目让人思考,为什么节目中的这些共和党右翼保守派这么容易就被科恩骗了呢?而作为左翼自由派的代表,为什么伯尼·桑德斯就没有那么容易被骗呢?有两种可能的解释。

第一种解释就是美国右翼保守派很无知或者智商水平整体偏低。节目中被采访的这些共和党右翼保守派很无知或智商都偏低的可能性当然存在。然而,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教授约翰·赛兹(John Sides)之前做过研究调查,指出受过大学教育的共和党人实际上比没有受过教育的共和党人更加相信奥巴马是穆斯林这个假新闻。而耶鲁大学法学院教授丹·卡汗(Dan Kahan)也曾经在研究中指出,对于右翼保守派来说,对科学和数学知识的了解越多,就越有可能拒绝接受几乎所有科学家都相信的全球变暖的原因,即全球变暖是由于人类活动导致的。而这样的现象,在左翼自由派群体中,是没有的。因此,无知或者智商原因也许可以解释个例,但一定还有其他理由来解释为什么右翼保守派这么容易受骗。

而第二种解释就是右翼保守派的思维方式使得他们容易受骗。 纽约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约翰·艾伦瑞克(John Ehrenreich)指出,很多心理研究都已经表明,右翼保守派和左翼自由派的心理特征是不同的。如果把所有这些特殊的差异加起来,会得到两个有不同思维模式、会去相信不同事物的群体。

 

艾伦瑞克指出,与左翼自由派相比,右翼保守派往往更尊重传统和权威,他们更重视稳定性、一致性和秩序,更难以容忍新奇性、模糊性和不确定性。而与之相反,左翼自由派则愿意接受新奇观点,并愿意挑战权威和对权威持怀疑态度。右翼保守派对等级制度的接受和对权威的信任可能会让他们更相信权威所说的一定是真的。科恩把自己伪装成一个以色列的反恐专家,马上就对这类人产生了一个权威效应。

 

同时,艾伦瑞克表示,相比左翼自由派,右翼保守派也不那么会自我反省,不太愿意分析自己的内心感受,也不太可能跳过自己的“直觉”的反应,进行进一步的反思和理性思维,以找到正确的答案。因此,他们可能更倾向于依赖容易出错的认知捷径。相对左翼自由派,他们也更不了解自己的无意识偏见,也不太可能对之前持有的信念做出实际纠正。这个解释也符合上面提到的几名共和党政客如此容易就被科恩玩耍了。因为科恩所分享的信息与他们内心固有的价值观念——比如,美国不应该限枪,而是应该更多普及枪支来进行防卫和他们仇恨和恐惧同性恋——完全一致,所以他们就更容易相信科恩即使完全荒谬的说法。简单来说,右翼保守派更容易去相信那些他们愿意相信的事情。

结语

民主体制的一个前提就是人是理性的,是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也就是说民主体制把每个个体都假设成民主党人的思维方式。但这个假设是错误的,至少46%是错的(2016年,46%的美国选民投了特朗普的票)。在2016年选举中,很多共和党人都相信希拉里离谱的传闻(比如相信她是杀人犯和儿童贩子)。

 

牛津大学的研究团队在今年公布了一份研究,在脸书(Facebook)上,右翼保守派分享了更多的假新闻或传言。而特朗普的支持者们,在推特(Twitter)上分享了远超其他群体数量的假新闻。事实上,特朗普的支持者们所分享的新闻链接里,大部分都是假新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人类学和心理学教授丹尼尔·费斯勒(Daniel Fessler)和他的团队也曾在去年做了一个类似实验。通过实验,费斯勒团队发现,右翼保守派确实更容易相信假新闻或是虚假信息。

我多年一直认为真正的“文明冲突”不是伊斯兰和基督教的冲突,而是崇拜权威和挑战、怀疑权威这两种思维方式的两种文化的冲突。我建议读者都去看看 “美国是谁”,在这个“文明冲突”把我们毁灭之前,放松放松。

文 | 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本文由“亚生看G2”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检索关键词:共和党,心理学

声明:本文不是学术论文,在表述和数据引用方面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误差。欢迎读者指正。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