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亚生 > 黄亚生:“9·11”警示录|要毁坏美国,最简单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选共和党当总统

黄亚生:“9·11”警示录|要毁坏美国,最简单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选共和党当总统

编者按

 

在刚刚过去的星期二,是9/11恐怖袭击发生第17周年的纪念日。全美各地都进行了各种各样的纪念活动。作为发生在美国本土最为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9/11事件提醒着美国人民国家安全和世界和平的重要性。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表示,我们不能忘记历史,共和党总统小布什对于反恐的轻视很大程度上酿成了9/11的惨剧。黄亚生教授表示,“在9/11事件17周年纪念之际,我只希望告诉大家,共和党总统才是美国国家安全最大的隐患。”

 


 

 

在刚刚过去的星期二,是9/11恐怖袭击发生第17周年的纪念日。

 

2001年9月11日,与基地组织(al-Qaeda)有关的19名激进分子劫持了四架飞机,并在美国境内实施了多起自杀式袭击。其中两架飞机撞上了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塔,第三架飞机撞上了华盛顿特区外的五角大楼,而第四架飞机在宾夕法尼亚州的田野坠毁。近3000人在9/11事件中丧生。9/11事件后,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先后发动侵略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将美国拖入漫长的、劳民伤财的且徒劳的战争。今天中东的难民问题, ISIS的崛起,和伊朗的地域霸权地位都是小布什这一系列决策的直接后果。

 

这些都是我们熟知的事情,但是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细节是,在9/11发生前一个月,2001年8月6号时小布什接到一份报告,这个报告的标题是,“本拉登决心在美国发动袭击。”接到这个报告的时候,小布什正在德克萨斯州度假,他没有针对报告内容采取任何措施。一个多月后9/11基本上按着这个8月6号报告的描述发生了。

 

如果你想毁坏美国,最简单和最有效的办法就是选共和党人当总统。

 

“本拉登决心在美国发动袭击”

在小布什当选总统不到一年后,9/11事件就在美国发生。而在之后的调查中,发现其实9/11事件并不是没有被预见的。 小布什政府在之前多次收到情报和警告,提醒他们重视基地组织的威胁。2001年8月6日,小布什政府收到了一份有关奥萨马·本·拉登及基地组织潜在威胁的机密报告。这份“总统每日简报”的标题非常醒目: “本拉登决心在美国发动袭击”(“Bin Laden Determined to Strike in U.S.”)。然而,小布什政府却没有针对这份简报的内容采取任何措施。几周后,在9/11事件中,基地组织实现了他们的目标:袭击美国本土。

 

2001年8月6日,小布什政府收到了一份有关本·拉登及基地组织潜在威胁的机密报告

图片来源:WordPress

 

2004年4月10日,小布什政府在9/11调查委员会的压力下,解密了这份每日简报。然而,小布什政府的官员否认了这份文件的重要性,称尽管这份文件的标题令人瞠目结舌,但它更多的只是对基地组织发展历史的介绍和评估,缺乏实质性内容。小布什政府官员的解释明显有为小布什政府在9/11前防范不力开脱之嫌。 值得注意的是,小布什政府在9/11调查委员会的压力下,仅仅只公布了这一份简报内容, 但是随着美国中情局(CIA)核心官员采访的流出,美国社会开始发现,中情局早在2001年春天就开始围绕基地组织可能对美国发生袭击这一情报,对小布什政府进行直接警告,而且提出了具体的对策措施,但是小布什政府对这些警告和措施建议置若罔闻。

 

于2001年担任美国中情局反恐中心主任的考夫·布莱克(Cofer Black)在2005年接受采访时表示,“到2001年5月,已经有很多证据显示,我们会受到袭击,而且我们会受到沉重的袭击,很多美国人会因此死去。”中情局时任局长乔治·特尼特(George Tenet)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当时确实有阴谋正在被计划着。整个世界就像是在喷发的边缘。在6月和7月的这段时间里, 恐怖分子正在消失(好像在躲藏,准备袭击)。 在这段时间里,我们情报部门收到的潜在威胁的报告越来越多。”

 

 

布莱克和特尼特表示他们在2001年春天就向小布什的国家安全顾问团队提出建议,呼吁开展秘密的CIA和军事行动,以结束基地组织的威胁。然而,他们得到的答复是“我们还没有准备好考虑这个问题,我们不希望开始倒计时。(这句话的意思是:他们不希望有书面证据表明他们受到了潜在威胁的警告)” 7月10日上午,中情局负责基地组织情报的负责人理查德·布利(Richard Blee)向布莱克表达明确的观点: “我们现在必须采取措施了。我们收集的信息绝对令人信服,消息来自多方渠道,这将是最后的机会。”

 

布莱克和特尼特都同意有必要在白宫召开紧急会议,但是当时小布什正在波士顿,不在白宫。于是他们联系了时任国家安全顾问康多莉扎·赖斯 (Condoleezza Rice)。布利向赖斯表示基地组织对美国的袭击将是严重的,甚至有可能会发起多次的袭击。基地组织的意图是摧毁美国。赖斯却拒绝向小布什汇报情况,自己决定不同意中情局的判断和建议。后来,赖斯回忆声称: “我记不清那场会谈的细节了,因为我感觉我们每天都正在讨论基地组织的威胁。” 美国安全官员天天讨论因而得不到重视,这就是赖斯的逻辑。

 

 

 

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共和党在9/11事件前不重视恐怖主义的威胁。 有一个解释是共和党只重视大国关系和政治,他们一味固执强调中国的崛起是对美国的威胁,而根本不重视会在21世纪出现的“非对称战争”(“asymmetrical warfare”),即对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挑战不再是国家而是跨国的组织和个人。 另外,我们也不能完全排除下面这个可能性:小布什是每天九点准时上床休息的,他可能根本没看这个报告。

 

可能发生的历史

历史是残酷的,我们只知道已经发生的历史,却不知道可能发生的历史。如果2000年美国大选民主党候选人阿尔·戈尔(Al Gore)赢得大选,那么历史很有可能会不同。

 

 

小布什的前任——民主党总统克林顿,非常重视基地组织对美国的威胁。 2000年底,克林顿团队在政权交接给小布什时,就曾明确提醒即将上任的布什政府应该时刻提防基地组织,并且将基地组织列为美国未来几年最重要的威胁。克林顿政府高级官员在2004年9/11调查委员会的调查中表示, 他们在2000年12月和2001年1月举行的大选后情报交接会上一再警告布什政府官员基地组织的潜在威胁。作为克林顿总统的反恐事务协调员,理查德·克拉克(Richard Clarke) 表示说,在他领导的情报交接会上,他们代表克林顿总统,十分直接的对基地组织威胁发出了警告。

 

作为克林顿时期的副总统,戈尔非常重视恐怖主义的威胁。他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曾担任白宫航空安全委员会主席(White House Commission on Aviation Safety and Security)。克林顿希望可以彻底改进美国机场的安保措施,而戈尔同他的委员会在1997年曾撰写报告,提出了详细的建议。 戈尔建议增加机场安全措施,其中包括3亿美元的反恐措施、更好地对航空乘客进行安检以及安置更多的炸弹嗅探犬。然而,这些建议措施在之后很长时间里都没有被美国航空业真正具体落实。

 

如果戈尔赢得了2000年的大选,他在听到中情局反复的关于基地组织潜在恐怖袭击的情报后,很难想象他会对一份“本拉登决心在美国发动袭击”标题的报告置之不理。也许他会采取积极的措施去阻止9/11事件的发生,也许他会以自己1997年撰写的报告为基础,责令航空业切实加强航空安全措施。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如果9/11事件可以被避免,那么美国,乃至全世界的历史都会被完全改写。

 

从小布什到特朗普

美国现在又是一个共和党的总统。我在之前文章《黄亚生:我们或将面临国际和平的“至暗时刻”》中所说,特朗普是世界和平的巨大威胁。但是他首先是对美国和平的一个重大威胁。

 

17年前,特朗普在恐怖袭击几个小时后接受了新泽西某电视台的电话访问。在采访中,特朗普在美国刚刚受到攻击后却去夸耀自己的大楼:“我的位于华尔街40号的大楼在这之前是曼哈顿市中心第二高的建筑,而如今,它变成最高的了。”

 

今年的9月11日当天, 因调查“水门事件”而闻名的《华盛顿邮报》资深记者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也在这一天正式发表了他的新书《恐惧:特朗普在白宫》(“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在书中,伍德沃德直指特朗普在国家安全问题上是完全不称职的。

 

 

在书中,伍德沃德用几次国防会议的例子来说明,特朗普总统连美国政府自己的政策是什么都搞不明白。 比如2017年7月在五角大楼举行的一次会议上,特朗普周围的人试图阐明阿富汗战争的目的时,特朗普发牢骚说,“我们什么时候能开始打赢几场战役?我们看到的都是这些图表。你们为什么总给我讲这些图标和数据?”特朗普攻击了在场的将军和内阁成员,令时任美国国务卿的雷克斯·W·蒂勒森(Rex W. Tillerson)怒不可遏,据称,蒂勒森在特朗普离开后说,“他是个‘白痴’”。

 

在今年1月举行的一次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上,特朗普问美国为什么要在朝鲜半岛上花那么多钱。国防部部长詹姆斯·马蒂(James Mattis)表示美国政府是在试图阻止第三次世界大战。伍德沃德写道,特朗普离开后,马蒂斯告诉在场的人,特朗普对这方面的理解力像是一个“五年级或六年级的小学生”。伍德沃德在书中总结道, “似乎很明显,总统的许多高级顾问们,尤其是国家安全领域的顾问们,都非常担心他古怪的性格、无知、拒绝学习,以及那些危险的观点(可能会给国家安全造成可怕的后果)。” 

 

结语

历史不能重演,我们也无法准确预测特朗普会将美国带向何处,但是历史却可以给我们警示。在9/11事件17周年纪念之际,我只希望告诉大家,共和党总统才是美国国家安全最大的隐患。

 

文 | 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本文由“亚生看G2”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检索关键词:9/11,共和党,国家安全

 

声明:本文不是学术论文,在表述和数据引用方面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误差。欢迎读者指正。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