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亚生 > 黄亚生:2018中期选举揭示美国政治深层变化

黄亚生:2018中期选举揭示美国政治深层变化

编者按

在11月6日进行的美国中期选举中,民主党时隔八年重新成为众议院的多数党,而共和党则保住了在参议院的多数党地位。

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表示,除了众议院的易主,这次中期选举还显示了美国社会的一些深层次变化。这些变化某种程度上是美国未来的政治生态环境的领先指标,它们代表的是一个更有希望,更加进步的美国。


在11月6日进行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成功夺回国会众议院,成为众议院的多数党。我在之前包括《黄亚生:弹劾特朗普三部曲之三: “中期选举”——对于特朗普表现的全民公投》在内的多篇文章中都强调了民主党夺回众议院的重要性。首先,民主党成为众议院多数党,就可以在立法层面对特朗普及共和党形成制衡。其次,民主党只需要成为众议院多数党,就可以控制一些重要的国会委员会,这将允许他们对特朗普的一些问题展开监督调查,包括其税务等,以确保美国民主制度的良好运转 。

 

这次中期选举显示了美国社会的一些深层次变化。这些深层次变化对美国未来政治的影响可能不亚于众议院易主所带来的影响。

女性参政

2016年总统大选的一个重要影响就是特朗普的当选使得千千万万个希拉里站出来参与美国政治。多年来,很多优秀的女性都不愿意参加竞选,但是特朗普的当选是一个里程碑,激发了女性参政的意识。

 

今年的中期选举我们见证了女性参政的积极性。在初选阶段,女性参政人数就打破了记录。今年破记录地共有235名女性赢得初选,成为众议院候选人,其中大部分为民主党人。截至本周星期三早上,美国CNN电视台确定有98名女性赢得竞选,将会进入最新一届的众议院,她们中包括33名从未当选过的政治新手。截至星期三早上,另外还有两个悬而未决的众议院席位在两名女性候选人中竞争,也就是说,新一届众议院的435名议员中,将有至少100名女性议员。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中心(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数据显示,此前众议院女性人数的最高纪录是85名。这些获胜的女性众议员们,大都是民主党人。在此次98名确定当选的女性众议员中,其中84名获胜者来自民主党,只有14名来自共和党。更为关键的是,民主党本次能成功掌控众议院,原因就是抢下了几十个原本属于共和党的席位。而其中有大约三分之二(18个席位)是由女性候选人帮助民主党赢下的。

这些女性获胜者中还不乏创造历史的少数族裔者。民主党人沙丽斯·戴维(Sharice Davids)和黛比·哈兰德( Deb Haaland )将成为国会第一名和第二名原住民议员。民主党的拉西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和伊罕·奥马尔(Ilhan Omar) 将成为美国国会第一和第二位穆斯林议员。德克萨斯州的两名民主党获胜者——西尔维娅·加西亚(Sylvia  Garcia)和维罗妮卡·埃斯科巴(Veronica Escobar)更是成为了德克萨斯州第一位和第二位西班牙裔议员。

 

在参议院方面,共会有13名女性在明年进入参议院 ,其中10名是民主党人,2名是共和党人(亚利桑那州两名女性候选人的竞争目前还悬而未决)。算上不参与改选的10名女性参议员,新一届参议院将有23名女性参议员,其中大都为民主党人。

 

今年中期选举女性参选和获胜人数打破记录,尤其是民主党女性候选人和民主党少数族裔候选人的胜利,意义特别重大。它一方面显示了美国社会整体在性别平等领域的进步,另一方面则显示了特朗普的当选和其当选后的行为,促使很多民主党女性和少数族裔女性勇敢站出来,参加竞选。我会在之后写一篇文章专门分析特朗普执政下,女性参政的增长。

州长竞选

相比国会选举,州长竞选的关注度相对较小。但州长的任命实际上十分重要。我在之前的文章《黄亚生: 如果选举不能修补崩溃的共识,美国就应该一分为二》就已经谈到,在2010年重新划分州内选区时,很多州的州长席位和立法权力都由共和党把持,其中很多州借此进行杰利蝾螈(美国政治术语,指选区划分的方式是专为某方选举利益而设计的。1812年,美国麻萨诸塞州州长盖利(Elbridge Gerry)将选区划分成了类似动物蝾螈的奇怪形状,杰利蝾螈因此得名。),故意把选区划分成有利于共和党的样子。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洲和密歇根州都属于共和党进行杰利蝾螈最严重的州。以宾夕法尼亚州为例,在2012年大选时,奥巴马赢得了宾夕法尼亚州,在2016年,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只是勉强击败希拉里。然而从2012年到2016年,共和党人一直可以保持在该州的强大优势,18个国会众议院席位中的13个,这个数字是和共和党获得的选票不成比例的。 

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人成功拿下了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洲和密歇根州的州长席位。值得一提的是,密歇根获胜的新任民主党州长是一名女性。从整体上看,在州长层面,民主党一共从共和党手中夺得了7个席位, 其中甚至包括共和党的长期稳定票仓,堪萨斯州,而帮助民主党获得这次胜利的,也是一名女性候选人。

民主党在州长层面的胜利首先可以有效抑制共和党在州一级的杰利蝾螈。美国在2020年将再次重新划分选区,失去了州长席位,在杰利蝾螈肆虐的几个州,共和党很难再次肆意划分。其次,民主党在州长层面的胜利可以限制共和党在抑制投票方面的行为。长期以来,共和党在包括佐治亚等多个州故意颁布州立法,提高投票注册难度和要求,试图抑制投票。同时,民主党在关键州赢得州长更可以为2020年大选抢得先机。在2016年的选举中,民主党在五大湖地区遭遇溃败,其中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的翻红直接导致了希拉里的竞选失败。在今年的州长竞选当中,民主党重新掌控了五大湖地区,这体现了这些州对民主党的信心有一定程度的恢复。民主党州长也更有机会通过良好的政策,进一步重塑民主党州内形象。

在州长层面上,民主党这次最大的遗憾可能就是没有从共和党手中赢得佛罗里达州州长的席位。虽然佛罗里达不属于杰利蝾螈猖獗的州,但也是关键的摇摆州。民主党候选人以0.7个百分点憾负,而佛罗里达州也应该是民主党在2020年总统大选前努力的重点之一。

深红变紫

德克萨斯州今年的参议员竞选结果不让人意外,作为共和党的大本营,共和党人泰德·克鲁斯(Ted Cruz)成功保住了自己的席位。但竞选的过程却让人意外,泰德·克鲁斯仅仅赢了民主党候选人贝托·欧拉克(Beto O’Rourke)不到3个百分点。而在泰德·克鲁斯上次竞选的2012年,他赢了16个百分点。在众议院层面,民主党至少从共和党手中夺下两个席位,将两名西班牙裔女性送入众议院(前文提及)。而在德克萨斯州州国会层面上,在一些女性候选人的带领下,民主党人从共和党人手中抢得了12个州国会众议院席位,标志着自2010年中期选举以来德克萨斯州州国会众议院的最大转变。

作为一个深红州,自1976年以来的每一次总统大选,共和党候选人都赢下了德克萨斯州。而在州一级的选举中,从1994年以来,共和党也是包揽了每次州长和参议员竞选的胜利。然而,德克萨斯州正在变紫。虽然民主党在2020总统大选中赢得德克萨斯州依然还是个很大的挑战,但德克萨斯州的转变足以让共和党人担心。这显示了德克萨州社会深层次的变化趋势。在总统选举中,德克萨斯州因为其人口数量,拥有第二多的选举人票,仅次于加利福尼亚州。德克萨斯州的选举人票数比选举人票数最少的11个州的票数总和都要多。如果未来德克萨斯州翻蓝,共和党将损失惨重,相当于同时失去了多个深红的小州。

结语

对于民主党人来说,赢得众议院的确十分重要,然而,中期选举体现的几个深层次变化对民主党及美国社会也是非常重要的。这些变化某种程度上是美国未来的政治生态环境的领先指标,它们代表的是一个更有希望,更加进步的美国。

文 | 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本文由“亚生看G2”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检索关键词:中期选举,民主党

声明:本文不是学术论文,在表述和数据引用方面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误差。欢迎读者指正。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