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亚生 > 黄亚生:美国大选谁会赢?

黄亚生:美国大选谁会赢?

编者按
 
美国2020年大选的正式投票日马上就要到来,目前已经有统计机构预测,今年大选投票率会创造一个1908年以来的历史记录。可以说,今年的大选很可能是近几十年里最受关注的一届。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表示,根据目前公开存在的数据和信息,拜登当选的可能性还是要比特朗普连任的可能性更大。
 

 
距离美国大选11月3日的正式投票日只有不到两天的时间了。目前有预测机构已经预测今年的选举最终投票率很有可能创造1908年以来的最高记录,达到65%。在这样多灾多难的一年里,人们有更强烈的意愿表达自己的政治诉求。
 
最终的结果谁会赢?先说明一下,有了2016年的教训,现在再做这种预测是有一定风险的。先澄清三件事。第一,本人确实在2016年预测希拉里会赢。有人嘲笑我是因为倾向希拉里所以预测她赢。这是没有道理的。我确实支持希拉里但我的预测是基于当时的民调数据。数据错了预言也就错了,这和政治倾向没有任何关系。第二,2016年民调的数据从美国整体来讲是准确的,但是几个关键州数据出问题了。今年,民调公司对它们的数据收集做了调整,汲取了2016年的教训。也许今年的数据更准确。第三,2016年发生了时任FBI局长科米的“十月惊奇”,影响了投票。
 
但是我们不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我就冒着可能又一次鸡蛋挂在脸上的风险(egg on the face)对周二的选举做个预测。严格的讲,我不是在做预测。我不是做民调的,数据也不是我收集的。我是在引用别人的预测。
 
我预测拜登会获得多数的选票,我对这个预测是有信心的。但是美国获得多数选票不一定会赢,要不然我们讨论的题目就是希拉里是否能够连任的问题了。如果你一定让我说谁会赢,我只能说根据现有的民调和其他数据来看,还是拜登的可能性更大。
 
民调数据
 
预测大选结果的最主要的一个方式就是民调。根据目前最新的民调结果显示,在全国层面的五个主要民调结果中,拜登都有着明显的优势(下面的第一张图)。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拜登全国民调层面的领先优势也是巨大的。下面的第二张图显示了每届大选选举日4个月前的民调情况,蓝色的点是民主党候选人,红色的是共和党候选人。可以看出,拜登在今年选举日4个月前的民调领先优势仅次于当时在位总统比尔·克林顿1996年的领先优势。而现在距离大选选举日只有几天了,拜登的领先优势还在扩大。
在全国层面的五个主要民调结果中,拜登都有着明显的优势
图片来源:FiveThirtyEight
本图显示了每届大选选举日4个月前的民调情况
图片来源:FiveThirtyEight
 
因为美国特殊的选举人制度,仅仅只看全国层面的民调数据是不够的。在地方一级的民调中,八个关键摇摆州(佛罗里达、宾夕法尼亚、俄亥俄、密歇根、北卡罗来纳、亚利桑那、威斯康星和爱荷华)中,拜登也是在其中的七个州里目前占据民调优势。
八个关键摇摆州的民调数据
图片来源:卫报
 
很多人也许会说,美国大选民调是不准确的,因此是不值得讨论的,2016年大选前不也都是预测希拉里民调领先吗?事实上,美国国家层面的民调预测在2016年的时候是比较准确的,当时在离大选投票日还有最后一周的时候,几大全国性民调预测希拉里领先特朗普3.3个百分点,而开票后希拉里实际普选得票数领先了特朗普2.1个百分点,大体符合民调预测。在2016年,真正出现明显偏差的是州一级的地方民调数据。因为美国特殊的选举人制度,获得总票数最多的候选人不一定可以赢得大选。因此,全国性民调只能很好的预测全国大约有多少人会投希拉里,而无法真正预测大选的最终结果。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2016年很多州一级的民调数据都受到了以下三个因素的影响:1)2016年大选前最后时刻,不少摇摆州的中间选民都选择支持特朗普;2)地方民调在对其民调结果进行权重的时候,权重使用的不准确;3)非城市地区(即郊区)的投票率比预计的高。而今年大选,根据《华尔街日报》的分析,首先中间选民这个群体的规模没有2016年的大。其次,通过2016年大选的教训,很多地方民调统计人员都调整了自己的统计方法和模型,努力将上面提到的2016年导致地方一级民调预测不准确的三个因素融入到更新的数学模型里。
 
虽然不少民调分析师都表示他们从2016年的大选中汲取了教训,但还是有不少人,包括部分民调分析师对今年的民调准确性表示怀疑。美国民调公司特拉法加集团(Trafagal Group)就对今年主流的地方一级民调数据表示了自己的质疑。该公司的分析师表示美国有很多“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这些人不愿意公开表明自己是特朗普支持者。这些人在2016年存在,在今年依旧存在且没有被民调准确地反映出来。该公司的民调预测特朗普目前在密歇根和宾夕法尼亚这两个关键摇摆州处于民意领先地位。
 
不过不少民调分析师对特拉法加集团的结果表示了怀疑。比如民调公司“五三十八”(FiveThirtyEight)的民调分析师就表示特拉法加集团的模型存在漏洞,比如特拉法加集团密歇根州的民调数据显示特朗普在该州的年轻人群体中领先拜登八个百分点,这个数据实在比较奇葩。“五三十八”的民调分析师表示,民调的样本有可能有偏见,比如某些群体更不愿意接电话接受民调访问。然而不一定只有特朗普的支持者会存在不接受民调采访的情况。比如,“五三十八”的民调分析师指出,相比注册投票的积极性,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选民接受民调电话的积极性明显偏低。
 
另外,所谓“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理论最大的破绽就是它能有多大的解释力。2016年特朗普是以非常微弱的多数赢了三个摇摆州,但是今年特朗普和拜登的差距在这些州高达5%到7%。不可能有这么多的“害羞的特朗普支持者”能够填补这麽大的差距。(另外,特朗普的支持者好像都不是害羞的那种人。)
2016年大选里,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和威斯康星都是险胜
图片来源:Washington Post
 
除了特拉法加集团,南加州大学也对今年主流民调结果表达了不一样的意见。该大学在今年民调中要求受访人预测他们身边的人今年会投给谁。根据南加州大学的结果,虽然拜登依旧会在全国层面获得更多的选票,但却会输掉选举人选票的多数,并因此失掉大选。然而,不少民调分析师也对南加州大学结果的准确性产生了质疑。因为南加州大学的样本只有5000人,这5000人遍布全国。用这5000个人的样本来预测选举人票数结果(也就是说需要预测每个州的选举结果),样本显然是过于小的。
 
综上所述,我们可能还是应该以主流民调的结果为准。
 
捐钱数额
 
大选结果的另一个风向标是捐款数额。美国十九世纪的百万富翁和参议院马克·汉纳曾经说过,“要赢得选举,需要两样东西:第一是金钱,第二我就记不得了。”募集到的竞选资金是可以很大程度决定大选的走向的,因为竞选资金的多少决定了竞选集会的预算有多少,电视和互联网的广告有多少,竞选团队的各项开支有多少等等。拥有更多资金预算的一方往往可以在获得更大的曝光率和宣传力度。另外捐钱也是一种政治表达,用金钱投票。
 
从下面这张图可以看出来,特朗普在竞选早期一直拥有着竞选资金募集的数量优势,然而到了今年下半年,拜登奋起直追,目前累计数额已经远超特朗普,并且创造了2012年以来的一个记录。
到了今年下半年,拜登奋起直追,目前累计获得捐款已经远超特朗普
图片来源:NPR
 
更值得注意的是,为拜登和特朗普捐款的群体有着很大的差异性。根据《纽约时报》对过去两个月的最新捐款的研究,在美国那些中位家庭收入超过十万美元的地区,拜登在过去两个月募集到的捐款数量是特朗普的3倍。而对于那些至少有65%的民众拥有大学学位的地区来说,拜登募集到的捐款是特朗普的4倍还多。直到2012年,拥有着大学学历的白人中产阶级都一直是共和党的稳定基本盘。然而,在特朗普的任下,共和党的基本盘已经彻底从拥有着大学学历的白人中产阶级转变到了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蓝领群体。从州一级的层面来看,马塞诸塞州拜登和特朗普有着最悬殊的捐款差异,拜登领先特朗普5倍有余。
 
顺便说一句,有人会质疑这个指标的意义。他们会指出2016年希拉里获得的捐款远远超过特朗普。(见上图。)但是特朗普在2016年有一个巨大的品牌优势,他是一个电视明星。他的品牌的价值是没有在捐款的金额里体现出来的。
 
投注预测市场
 
除了民调数据和捐钱数额,投注预测市场(Prediction Market/Betting Market)也是一个有指向意义的风向标。这个市场就是通过金钱交易(下注)来预测一件事情的结果,目前主要流行的是预测政治事件。投注预测市场在西方有着很长的历史了,而很多西方经济学家,比如哈耶克,都大力推崇这样体现“群众智慧”市场。
 
投注预测市场的运行很简单,我这里用一个比较有名的网站“Predictit.org”举例。在这个网站上,你可以预测2020年大选的结果,如果最终结果和你投注的一致,那你就将得到1美元,如果不一致,你什么也不会得到,同时会失去投注的钱。因为回报就只有两种可能性(1美元和0美元),投注预测市场的当前价格就代表了投注者们对于事件发生的概率的预测。比如目前“Predictit.org”上拜登当选的这个“商品”的价格是0.67美元,也就是说整体来讲,目前参与投注的人认为拜登当选的概率是67%。如果有人认为这个价格偏低(也就是说,拜登理应有更高概率获胜),那么该人就会买入,同时推高价格,比如说到0.7。
网站“Predictit.org”关于大选的投注
图片来源:Predit it
网站“Predictit.org”关于大选投注的趋势图
图片来源:Predit it
 
学术界对投注预测市场的准确性有着比较广泛的研究,但目前缺乏决定性的结果。比如哥伦比亚大学和坦普大学的两名教授在2008年的一篇学术论文中表示在美国大选民调成型前,投注预测市场预测的准确性很高,但在民调这一形式普及后,投注预测市场更多的是和民调结果保持一致。而在2015年另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的研究中,结论则是投注预测市场的准确性至少和民调一样好,而投注预测市场吸收新信息的能力则更强(想要具体了解这两篇研究的读者,可以参考文章最后的“参考文献”部分)。
 
在目前的投注预测市场中,可以看出,拜登同样是更被看好的一方。
 
“义乌指数”真的准确吗?
 
在2016年大选之后,“义乌指数”这个名词迅速走红,不少人甚至将其称为比美国本土民调数据更准确的预测大选结果的风向标。义乌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批发市场,全球各地的零售商很多会来这里订购批发各种各样的消费商品。在2016年的时候,当地一些批发商表示围绕特朗普竞选的消费商品的订单非常火爆(包括帽子、旗帜和马克杯等),比围绕希拉里竞选的消费商品的订单要多。不少人把这种现象归因为特朗普在美国本土有着更高的民意基础。这就是“义乌指数”的由来。
 
然而,“义乌指数”的合理性很难经得起严谨的推敲。第一,这些订单不是美国老百姓下的,是竞选团队的决定。2016年希拉里的竞选团队认为这些竞选的帽子、旗帜和马克杯是一种浪费,没有下很多的订单。这个决策可能是错的,但这和候选人受选民的支持程度没有关系。
 
在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获得了大约6298万张选票,而希拉里获得了超过6585万张选票。希拉里输掉大选的原因不是因为她的支持者不够多,而更多地是因为选举人制度导致她即使在获得了更多张选票的情况下,在选举人票的统计中落了下风。按照“义乌指数”的逻辑,理应是希拉里的订单更多,因为她的支持者是更多的。“义乌指数”是没有多大实际意义的。
“义乌指数”在2016年大选后获得了很大的热度
图片来源:知乎
 
结语
 
如果我们根据现有的, 以知的数据和其他一些指标,另外如果我们排除大规模的意外事件发生,包括我以前文章里讨论的这次选举可能会出现混乱的情况,国外干扰等等,应该说拜登赢得这次选举的概率应该相当程度上超过特朗普的概率,也超过希拉里在2016年胜选的概率。
 
至于你们信不信,我反正信了。
 
文 | 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本文由“亚生看G2”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参考文献
 
[1] Erikson, R. S., and C. Wlezien. 2008. “Are Political Markets Really Superior to Polls as Election Predictors?” Public Opinion Quarterly 72(2): 190–215.
 
[2] Rothschild, David M., and Rajiv Sethi. 2015. Trading Strategies and Market Microstructure: Evidence from a Prediction Market. Rochester, NY: Social Science Research Network. SSRN Scholarly Paper. https://papers.ssrn.com/abstract=2322420 (November 1, 2020).
 
本文检索关键词:美国大选,特朗普,共和党
 
声明:本文不是学术论文,在表述和数据引用方面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误差。欢迎读者指正。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