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亚生 > 黄亚生:从历史的终结到民主的终结

黄亚生:从历史的终结到民主的终结

编者按
 
距离正式的美国大选选举日只剩一天了。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表示这次大选注定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明天,美国处在一个滑向非自由民主的边缘上。
 
距离正式的美国大选选举日只剩一天了。
 
这次的选举结果关乎到美式民主的未来,也关乎到整个自由民主概念的未来。在这篇文章里,我将结合美国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的“历史终结论”讨论一下为什么这次大选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
 
弗朗西斯·福山和历史的终结
 
美国政治学家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1992年出版了一本题为《历史之终结和最后的人》的著作。在这本书中,福山提出了后来广为流传和讨论的“历史终结论”。简单来说,《历史之终结和最后的人》这本书希望解答的核心问题是人类历史所有存在过的社会和文明是否最终会达成一个统一的历史观和意识形态?书的中心思想是所有的人类社会都会经历相类似的进化的过程,从原始部落社会,到农业社会,再到工业社会等等。在福山看来,人类最终会达成一个统一的的历史观,而且这个历史观的演变不是一个永无休止的过程,是会有一个顶点的和极限的。这个顶点将是人类实现的最后一个文明,历史也就随之终结了。
 
福山的观点即是使然也是应然。他认为之所以文明会有一个终点,是因为这个终点的文明是正确的,是最适合人类和人性的政治模式。这个“最后的文明”就是自由民主制度。相比人类历史上的所有政治制度和社会组织方式,自由民主制度是最适合人性本质的。自由民主,在福山看来,是人类意识形态的顶点,我们不再会有新的发现了。
福山的“历史终结论”一经推出,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和争议
图片来源:Modern Diplomacy
 
弗朗西斯·福山的“历史终结论”并不算是一个新的理论,里面折射出的是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思想。福山在书中肯定了黑格尔对其“历史终结论”思想的启发,并且在书中多次引用了黑格尔的理论。在黑格尔看来,人类的历史同样是一个演化过程,就是从极少数人拥有自由到所有人拥有自由的一个进化过程。他认为,法国大革命就是历史终结的前兆。法国大革命象征着自由和平等这两个原则终于被人类社会发现和认可了,历史接下来的进程就将是如何将这样的原则传播给全世界。
 
福山和黑格尔的局限性:非自由的民主
 
我们要注意黑格尔和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的时间背景:黑格尔提出历史终结论的时候是拿破仑在欧洲大陆所向披靡的时候,黑格尔认为拿破仑会把法国大革命的精神传播给全世界。而福山提出“历史终结论”的时候,正值冷战末期(福山著作的原型是其1989年的一篇论文),苏联阵营日渐衰弱,而自由主义正在逐步在意识形态上占据垄断地位。
黑格尔和福山的理论一脉相承
图片来源:Foreign Affairs
 
黑格尔和福山理论的局限性体现的正是他们所处历史阶段的局限性。对福山来说,在当时,人类社会的发展的确好像是朝着一个方向的,除了独裁和自由民主,貌似没有其他主流的可行的社会组织方式,而独裁在衰落,自由民主则是在迅速上升发展。福山本人在《历史之终结和最后的人》再版后的序言中也表示,“在1989年那段令人兴奋的日子里,我对政治发展的本性尚是雾里看花,如今则有了更多的理解。”
 
就当大家都认为苏联的解体代表着“历史的终结”的时候,自由民主新的对手正在悄悄地形成中,它就是“非自由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什么是非自由民主?在非自由民主的国家里会有定期的选举,但是选举的公平性无法保证,国家的法治也受到破坏,公民的自由也被限制。暴力,或者是国家暴力,或者是国家鼓励的私人暴力,成为解决纠纷的工具。今天地俄罗斯和匈牙利就是这样的国家。莫迪任下的印度也正在演变成为这样的国家。这样的体制目前在世界政治上并没有被自由民主同化的迹象。反倒是自由民主本身地地位岌岌可危,很可能演化成非自由民主。
 
明天,美国就处在这样非自由民主的边缘上。
 
如果特朗普连任,美国就会变成非自由的民主
 
如果周二特朗普连任,美国就会变成一个非自由民主国家。我之前发表在“亚生看G2”上的多篇公众号文章中都谈到了特朗普及其背后的共和党对美国法治和民主制度的威胁。
 
首先,根据现在民调的数据,如果特朗普有一次出奇获得选举胜利,可能性只有两个:一个是选举团制度,而选举团制度本身就是违背民主的基本原则的。另外一个可能性就是共和党采取压制投票率,恫吓投票人而获得选举优势。非自由的民主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它的选举机制是不公平的。
 
共和党已经多年一直试图在把美国变成一个非自由民主的国家。比如说,我谈到过,共和党就一直在通过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的方式积极地破坏美国选举的公正性。简单来讲,杰利蝾螈是指某一政党为了赢得选举,对该地区选区进行有针对性的划分。
 
历史上,两党都做过杰利蝾螈。但是最近一轮的杰利蝾螈基本上都是共和党的作为,而且是大面积的杰利蝾螈。在2010年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得以完全控制25个州的立法机构和29个州长职位,这给了共和党在2010年重新划分选区的时进行杰利蝾螈的机会。共和党积极进行杰利蝾螈的直接结果之一就是,在2012年的众议院选举中,民主党候选人比共和党候选人总共多了100多万张选票,但共和党却以33个席位的优势控制了众议院。在2016年大选后,美联社进行了一次调查研究,发现共和党人通过杰利蝾螈,赢得了多达22个额外的美国众议院席位,使得他们可以在众议院轻松成为多数党。
 
一个非自由民主的国家另一个标志就是使用国家机器施行政治暴力和迫害政治对手。特朗普多次煽动暴力,公开支持右翼白人至上主义团体。当FBI破获了针对民主党密歇根州州长的绑架暗杀行动后,特朗普在竞选集会上还暗示密歇根州州长罪有应得,并高喊要把密歇根州长关起来。10月30日,当拜登的竞选大巴出现在德克萨斯州公路上准备在该州的竞选拉票时,一队亲特朗普车队在公路上对拜登的竞选大巴进行了骚扰、威胁和跟随。特朗普在得知此事后,在推特上转发了视频,并表示自己欣赏这种民间恫吓行为。
特朗普转发了拜登大巴受阻的视频,并写道:“我爱德州”
图片来源:keye
 
如果特朗普再次连任,我们不能排除他会滥用司法权力调查和起诉他的政治对手的可能。他已经多次呼吁要把希拉里和拜登抓起来。我们也不能排除他会对新闻媒体进行管制,我们甚至不能排除他将寻求2024年连任。一个非自由的民主一定是腐败的。我们将会看到特朗普更加大胆的利用国家财政为自己谋取私人的商业利益。
 
结语
 
在《历史之终结和最后的人》中,福山预测了当所有国家都成为自由民主国家之后的一个场景。他表示,“历史的终结意味着战争和流血革命的终结。如果目标已经获得一致,人们就没有为之斗争的大事业……换句话说,他们将重新变为动物……狗只要喂饱了,就会满足于整天在阳光下打盹,因为它对其所是的状态没有什么不满足的。它不会为其他狗比它好而烦恼,它也不会为自己作为一条狗毫无成就而愧疚,更不会为世界的某个遥远地方还有其他狗受到压迫而忧心忡忡。如果人进入到一个成功地废除了不公的社会,那么,人的生活就会与狗的生活非常相似。”
 
如果特朗普连任,历史显然不会终结,甚至有可能在美国本土发生大规模的“流血革命。”福山的书里谈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悖谬:人类“似乎需要不公,因为向不公斗争才能唤起人性中至高的东西。” 特朗普如果连任,人类这个对不公的需要会充分得到满足。
 
特朗普的连任毫无疑问的会终结当下的美式民主,而美式民主的终结就会终结“历史的终结”。民主和自由主义最强大的敌人从来不是来自于外部,不是俄国也不是中国,而是特朗普和特朗普所代表的意识形态、思维方式和它的原始力量。
 
你这一票怎么投?是投给历史的终结还是投给民主的终结?
 
文 | 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本文由“亚生看G2”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检索关键词:美国大选,特朗普,共和党
 
声明:本文不是学术论文,在表述和数据引用方面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误差。欢迎读者指正。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