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黄亚生 > 黄亚生:特朗普的政治遗产——暴力政治化

黄亚生:特朗普的政治遗产——暴力政治化

编者按
 
美国时间1月20日,特朗普正式结束了自己的总统任期,而拜登则宣誓就任了美国第46任总统。但是,特朗普对美国社会的影响不会随着他的离任而迅速消失。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表示,“拜登将从特朗普手中接过的会是一个撕裂的美国,有组织的政治暴力可能会在美国本土发展。虽然特朗普已经败选离开,但他的‘政治遗产’还会困扰美国社会很长一段时间。”
 
今天美国时间1月20日,民主党人拜登宣誓就职美国总统。特朗普主政美国的时代终于将划下句号。但是,特朗普在任4年来对美国社会的撕裂并不会随着他的下台迅速愈合。特朗普给美国留下了一笔极为可怕的“政治遗产”:暴力政治化。
美国时间1月20日早晨,特朗普及其夫人离开白宫,结束了四年任期
来源:The Billings Gazette
美国时间1月20日早晨,特朗普及其夫人离开白宫,结束了四年任期
来源:The Billings Gazette
 
从美国的枪支说起
 
在2019年的时候,我曾写过一篇题为《黄亚生:美国有这么多的枪,为什么不发生革命?》的公众号文章。我在当时谈到,“从2009年开始,美国国内普通公民持有的枪支数量已经超过了美国总人口。在2017年,美国的总人口是3.26亿,而民用枪支数量达到了3.93亿支……美国每年有4万左右的人死于枪支暴力,高于所有其他民主国家。但是美国枪支暴力的对象都是普通老百姓,比如学生;或者干脆是完全是随机性的,比如2017年在拉斯维加斯发生在一个音乐会上的枪击惨案。美国的枪支暴力基本上没有政治目的,枪支暴力都是个人行为,是无组织无纪律的。”
 
我在当时谈到,美国高持枪率并没有导致成规模的围绕政治目的的暴力的可能原因在于“不管是真是假,投票赋予老百姓一个发泄不满和实现心理期望的机制。选民认为他们可以通过投票影响政策而不需要自发的去打土豪分田地。证明这个观点的最好的案例就是2016年的大选。美国持枪的主要群体和在2016年因为对生活现状不满,而选择投票支持特朗普的美国蓝领白人有很大重叠。2016年竞选期间,特朗普蓝领白人支持者在竞选集会上的狂热让人不禁疑问,既然他们对于现状如此不满,为什么没有选择拿起枪来发动大规模骚乱或是革命……2016年美国的蓝领白人投票选择特朗普实现了他们的政治追求……”
 
后特朗普时代——美国恐怖主义升起
 
特朗普的四年是美国撕裂的四年。在这四年里,特朗普大肆攻击主流媒体,并扶持鼓励以宣扬阴谋论而谋生的极右翼媒体(比如NewsMax和OANN)。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政治制度的可信度收到了极大的诋毁。在今年大选后,特朗普更是一直不承认败选,积极鼓吹阴谋论和虚假发言,谎称大选结果是“被窃取的”,是“被偷的”。虽然特朗普及其团队的每一项虚假指控都因为没有可信的证据在法院被驳回并在媒体上得到了澄清,但因为其过去四年对主流媒体的诋毁,其支持者肯本不接受这个结论。根据美国东北大学去年12月的民调,美国两党选民对大选真实性有极大分歧,高达84%的受访共和党人担忧计票结果是不准确的、是存在偏颇的。
美国两党选民对大选真实性有极大分歧
来源:东北大学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担心美国在不久的未来会出现暴力政治化。美国历史上很少出现以政治主张为行动方针,以暗杀政治领导人为目的的民间政治武装恐怖组织。但我担心不久的将来很有可能出现政治主题暴力。特朗普极右翼支持者强行暴力闯入国会就是一个先兆。特朗普时代下,这些攻占国会大厦的极右翼分子毕竟有政治代表,但是2020年的大选将极右翼势力在白宫和参议院完全被政治边缘化了,那他们的政治诉求可能会通过暴力,比如针对政治家的暴力。在拜登就职前的最后一周里,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已经表态掌握证据有组织在谋划袭击破坏拜登就职典礼。在不久的未来,甚至有可能有些共和党的众议员本身会有恐怖主义行为,为可能升起的民间政治武装恐怖组织起到宣传作用。比如在不久前国会大厦被暴力侵入的的事件中,一名在今年刚刚当选的西弗吉尼亚州州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德里克·埃文斯(Derrick Evans)就全副武装,随同其他极右翼分子,一起闯入了国会大厦。
一名在今年刚刚当选的西弗吉尼亚州州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德里克·埃文斯随同其他极右翼分子于1月6日一起闯入了国会大厦
来源:WVPB
 
美国可能会面对的未来在其他民主国家并不是没有先例。比如意大利就曾有过极为狂热的民间政治武装恐怖主要是左翼的组织。阿尔多·莫罗曾在60年代和70年代两度出任意大利总理,而在卸任后,他也一直以议员的身份继续参与意大利国内政治。然而在1978年的一天,他在去往国会路上被左翼极端武装恐怖组织“红色旅”绑架并杀害。德国的“红军派”也是类似的左翼极端武装恐怖组织,曾活跃在上世纪7090年代,曾成功暗杀德意志银行总裁、联邦外交部第二政治司司长、德国托管局局长、西门子集团经理等人。爱尔兰的“共和军”也是上世纪很知名的以政治主张为行动方针的武装恐怖组织,曾参与暗杀英国王室成员蒙巴顿伯爵。
 
结语
 
拜登将从特朗普手中接过的会是一个撕裂的美国,有组织的政治暴力可能会在美国本土发展。虽然特朗普已经败选离开,但他的“政治遗产”还会困扰美国社会很长一段时间。
 
本文首发自公众号“亚生看G2”,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检索关键词:美国政治
 
声明:本文不是学术论文,在表述和数据引用方面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误差。欢迎读者指正。



推荐 1